湖北省普法工作辦公室主辦
帳號: 密碼:
誰執法誰普法理論研討視頻展播專題專欄法治文化普法微信
湖北法治網 >  理論研討 >  內容頁 

淺論我國民事執行財產調查制度之完善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10日  來源:中國法院網  編輯:袁君子

姜金忠

一、我國現階段民事執行財產調查的手段

執行實踐中,被執行人財產狀況的查明是執行程序的關鍵環節之一,這直接關系到將來的執行能否順利進行。民事執行財產調查,是指法院在民事執行過程中,在申請執行人、被執行人、協助義務人的參與下,通過各種途徑調查被執行人的財產狀況,以實現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內容的過程。這種調查是促進案件執結,實現權利人權益,維護司法權威的重要環節。[1]因此,被執行人財產狀況的調查情況具有重要意義。當前,在執行實務中,被執行人大多數并不主動配合法院的執行,而是千方百計地轉移、隱匿財產,給法院查明其財產狀況增加了難度。現階段,我國調查被執行人財產狀況的方法,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申請執行人向法院提供

申請執行人是案件利益的直接關切者。申請執行人為了

“紙面上的權益”得到兌現,應當盡力提供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在糾紛發生前都有較密切的交往,在交往的過程中都或多或少會掌握被執行人一些財產信息,這些財產信息可以成為法院調查的基礎。

(二)被執行人向法院申報財產

現階段,法院向被執行人發出執行通知書時,一般都會同時發出財產申報令和財產申報表,責令被執行人向法院申報財產。法院要求申報的內容一般包括:工資、現金、銀行存款、土地使用權、房產、車輛船舶和其他動產、知識產權、股權和其他投資權益等等。

(三)法院向有關單位和個人調查

根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法院有職權調查取證,向有關單位和個人進行財產調查,如向房管、國土部門查詢被執行人的房產、土地使用權信息,向公積金管理部門調查被執行人的公積金信息等。

(四)傳喚被執行人詢問

傳喚被執行人到法院接受詢問,是當事人主動報告財產方法的一種補充,與被執行人自行申報相比,具有濃厚的強制色彩。被執行人迫于震懾,有可能會如實申報很多填報時未主動申報的財產。

(五)強制搜查

強制搜查,是指被執行人未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并轉移、隱匿財產,或拒絕按人民法院的要求提供有關財產狀況時,人民法院依法發出搜查令,對被執行人住所或財產隱匿地進行搜查的行為。

(六)強制審計

強制審計是指法院委托第三方社會審計機構對被執行人

的全部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等進行審計,通過審計查明被執行人的財產的方法。不過此種方法僅適用于被執行人是法人或其他組織的情形。

(七)案外人舉報、懸賞執行

案外人舉報、懸賞是指法院接受案外人及公眾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的舉報并根據調查核實的情況和發現的財產價值給予舉報人一定的物質獎勵的發現被執行人財產的方法。

通過上文可以發現,雖然我國民事執行中財產調查的方法不少,但也存在不少缺陷。主要體現在:一、以法院調查為主,法院的主導性比較明顯。我國是大陸法系國家,長期以來,法院的職權主義比較明顯,表現在執行領域同樣如此,或者說,長期以來的職權主義,讓當事人已經產生了一定的依賴心理,覺得財產調查就是法院的事。二、申請執行人自行調查的范圍、受配合程度等受限。由于我國長期以來形成的一種“公對公”的思維和機構運作習慣,導致不動產登記等部門對個人查詢本人以外的信息有一定抵觸心理,從而導致申請執行人個人調查在實際運行過程中受限。三、被執行人申報財產的主動性不強,甚至惡意逃避申報。由于我國長期缺乏對被執行人不申報和不如實申報的嚴厲處罰,導致被執行人違法成本過低,因此被執行人主動申報的配合性非常之低,甚至惡意逃避申報。

二、域外民事執行財產調查制度之比較研究

(一)英國

在英國,被執行人財產調查制度又被稱為“支援執行的發現程序”。該程序是指債權人在取得債權文書之后,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法院向債務人發出申報財產的“出庭令”。如果法院接受債權人的申請,就必須向債務人發出“出庭令”。該令狀可由法院或由債權人向債務人送達。債務人在接到“出庭令”后,必須按照令狀上確定的時間和地點出席法庭、接受詢問,提交法院在“出庭令”中規定的文件,在宣誓后如實回答法庭的問題。如果拒絕接受“出庭令”或不按照該令規定的時間和地點出庭,就會收到“拘留令”。如果債務人能夠按照“拘留令”規定的時間、地點出庭并遵守原“出庭令”的所有要求,則“拘留令”就會暫緩執行。

(二)美國

美國執行程序主要通過債務人的資產報告、債權人自行查明、以及“補充發現程序” 等制度查明被執行人財產。資產報告制度是指法院書記官向判決書中載明的債務人寄送判決登錄通知書的同時,附一份債務人資產聲明表格,要求債務人資產報告中必須陳明職業、工資數額、自營企業或雇主的名稱和地址、自己名下或共同擁有的不動產及其他動產情況等等信息。債權人自行查明制度則通過從債務人企業處、保險公司、郵局、縣稅收估價師的記錄、電話目錄、姓名地址錄、民事訴訟案件索引、機動車管理部門等等地方查詢被執行人的賬戶、地址、納稅等信息。“補充發現程序” 則專指執行階段債權人向債務人收集證據的程序。如果債權人采取了其他步驟仍不能得到執行判決的足夠信息,則可以請求法院命令債務人到法庭宣誓并接受詢問,以查明債務人財產狀況,或者利用在法庭上盤問債務人的機會核實通過其他途徑所得到的信息。

(三)德國

德國民事執行財產調查制度的的主要內容是“代宣誓保證”和債務人名簿制度。“代宣誓保證”是指在債務人沒有履行生效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時,債權人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法院責令債務人向法院申報財產,并由債務人對該申報的真實性做出保證。法院受理債權人的申請后,可以命令作為自然人的債務人或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親自到執行法院,在執行人員面前申報自身財產,并就該申報的真實性做出保證,并提交詳細的財產清單。債務人名簿制度,則是指執行法院對其轄區內舉行過代宣誓保證或曾經被依法拘留的債務人要建立名單。債務人的利害關系人可以通過一定的程序查詢該名單的制度。這主要旨在利用個人信用和社會輿論的壓力來迫使債務人及時清償債務。

三、我國民事執行財產調查制度之完善

如上所述,我國民事執行財產調查方法,主要包括被執行人報告、申請執行人提供線索和法院依職權調查等三種。傳統的執行財產調查模式中,法院職權主義色彩濃厚,當事人參與的積極性不高或調查權受到限制。因此,2007年修訂的民事訴訟法在執行措施篇中首先就規定了被執行人報告財產義務及拒絕報告、虛假報告的法律后果。

以此為基礎,在201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關于民事執行中財產調查若干問題的規定》,進一步強化了被執行人報告財產的義務、鞏固了當前法院與相關部門建立的聯動機制、設立了審計調查和懸賞公告等制度,構建起了一個較完備的包括被執行人申報、申請執行人主動參與、法院調查以及相關部門積極配合的執行財產調查制度。這一制度的基本理念就是強化被執行人的報告義務,同時通過申請執行人參與和執行法院調查審核這兩種手段的密切配合進行夾擊,并輔以嚴厲的法律制裁為強大后盾,形成對被執行人報告的高壓態勢,倒逼被執行人必須履行如實報告義務。

(一)被執行人報告應構成執行財產調查制度的軸線

在諸多執行財產調查路徑中,之所以要強化被執行人報告的核心地位,主要是因為這符合被執行人在執行程序中的地位。將執行財產調查的核心地位分配給被執行人,首先符合公平原則,因為只有被執行人才充分掌握自己的財產信息。其次,也體現了程序效益。效率是民事執行的基本價值取向。但執行效率并不是簡單的加快執行速度問題,也不是一味講究執行投入。

如果不合理的配置執行中各方的權利、義務和責任,一味地講究加快執行和加大投入只會更加加重法院的負擔。由于被執行人最知悉自己的財產狀況,從理論上來說由被執行人報告財產,最為準確和高效。因此,強化被執行人報告財產義務,將申請執行人和人民法院為查明被執行財產的調查成本部分轉移給被執行人,既能大大減少調查成本,又能達到既定的執行目的,從而可極大提高制度安排的程序效益,達到合理配置執行資源的目的。

然而,現實的情況是由于“趨利避害”的心理和不如實申報的違法成本較低,被執行人能夠做到及時且如實申報的少之又少。現階段,被執行人不申報或不如實申報財產,一般能給其的執行措施也就是納入失信和限制高消費,最多也就是罰款或拘留。但我國司法拘留的期限最長也就是十五天,不能給一些頑固不化的被執行人以震懾。因此,筆者建議可將拘留的期限延長到六個月,從而最大限度地震懾被執行人蔑視法律、蔑視法院的狂妄心態。

在對被執行人采取罰款拘留等強制措施后,被執行人仍不履行報告財產義務的,建議修改刑法中“拒不履行判決、裁定罪”,將上述財產申報通知書和報告財產令等也納入“生效裁判文書”的范圍,以“入刑”給不如實申報的被執行人以法律的震懾。完善被執行人報告財產制度,其次要細化被執行人財產申報的內容。我國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對被執行人財產申報的內容規定的比較概括,和前述英美法系及大陸法系國家類似規定比較,我國的規定還顯的比較單薄,有些應當申報的財產內容也沒有寫進法律。

筆者建議,在目前的財產申報范圍之外,還應當增加以下內容:被執行人及其配偶在銀行開立的所有銀行賬號,該銀行賬號近年內資金往來情況;被執行人的支付寶、財富通等網絡賬戶余額;被執行人在銀行等金融機構委托保管的貴金屬、古玩字畫等;被執行人的到期債權、應收賬款等等。完善被執行人報告財產制度,再次應對財產申報周期作出規定。我國現行法律和司法解釋只規定了被執行人在收到人民法院財產申報通知書后要及時申報財產,但對申報周期沒有做出規定。現代社會,資金、物資等快速流動,財產瞬息萬變,因此應當在財產申報通知書中明確,被執行人應在財產發生任何變動時及時申報,未發生變動時也應一季度一申報或半年一申報,以便人民法院及時掌握執行財產情況。

(二)賦予律師或申請執行人財產調查權利,作為法院調查財產手段的積極補充

因被執行人地位的特殊性,單靠強化其報告財產義務,無論規定多么細化完備,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被執行財產難尋”的問題。而申請執行人作為自己利益的最關切者,賦予其或其律師財產調查權,將極大拓寬被執行人財產線索的來源,減輕法院財產調查的壓力。現階段很多法院試行的調查令制度就具有很大的積極意義。

英美法系國家在這方面也已經進行了多年的司法實踐,也生動地表明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考慮到保護公民隱私權以及維護法律的嚴肅性,可以先試行推廣目前在部分地區和法院已運行較好的律師財產調查制度,由執行法院向申請執行人的代理律師發放調查令,律師持調查令進行調查,有關機關必須配合。

鑒于執行財產調查的規范性和嚴肅性,建議調查令應由最高人民法院規定統一格式,調查令中應詳細記載案件的案號、案由、當事人的基本情況、委托代理人律師的情況(代理權限)、調查的范圍、調查令的有效期限、協助調查的義務內容以及拒不配合調查的責任等等信息。調查令必須加蓋人民法院印章,并附生效裁判文書。調查令應特別提醒調查人注意保護被執行人的個人隱私或商業秘密,在規定的調查期限和調查范圍內行使調查權,否則將承擔的法律后果等。待律師調查制度較完善后,可逐步發展為向申請執行人發放調查令制度。

(三)加強法院財產調查

現階段,有些法院對財產調查還不夠重視,最高人民法院對法院具體如何查明被執行人財產也沒有統一的規范和指引。實踐中各地法院做法也不一樣。有的法院成立了專門的財產調查組負責財產調查,根據財產調查的情況再行決定下一步的執行措施;有的法院則分為不同種類,如網絡查控由專人統一發起,傳統的房產、土地等財產查控又由承辦人團隊完成;有的法院還沒有專門的查控組或查控人員,還是傳統的辦案模式(即案件立案后直接分給承辦人,由承辦人自行調查自己所負責案件的財產情況);等等,不一而足。

應該說,傳統的由一人將一案包辦到底的模式在目前案件數量劇增、需調查的財產種類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是不利于提高執行效率的,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規定。建議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具體的規范和指引,對人民法院查控機構的設置,人員數量,任職條件等作出明確規定,以從全局的角度規范民事執行財產調查行為。

四、結語

任何制度的完善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任何事物也不是孤立的,民事執行財產調查也是如此,它需要各方面的探索、磨合,它的各項措施也需要多管齊下,共同作用,唯有這樣,“執行難”中的“財產難查”才能變得不難,“切實解決執行難”的目標才能早日實現。

法治文化
理論研討
法治人物
普法動態
友情鏈接
鄂ICP備05001568號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湖北省普法工作辦公室·湖北法治網 版權所有
极乐快速赛车开奖记录